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

驚蟄的聲音

來源:拂曉新聞網--皖北晨刊    時間:2019-03-12 11:08    作者:

如果說,霜降像熄燈鈴,落霜后天地大靜。那么,驚蟄就似起床鈴,熱鬧的大戲即將開啟。

主衰的霜降,摧枯拉朽,它手里捏著的一把尺子好比大刀闊斧,那些多余的東西,該刪的刪,該減的減,一點兒都不手軟。霜降,天氣一般晴朗,雨霧退至很遠,連塵埃都悄悄落下,高遠的藍色蒼穹上,只留下幾縷白色的云,吹盡浮塵始見天的清朗感覺,讓人心生寒涼和敬畏。大地上的樹葉枯黃掉落了,蜇蟲在洞中不動不食了,垂下頭來進入了冬眠的狀態中。

主興的驚蟄呢?微雨眾卉新,一雷驚蟄始。植物知道此時會有雨,雷電知道大地需要它們。一個“驚”字實在是形象。驚蟄其實最早叫“啟蟄”。漢代為避君王劉啟諱,改為“驚蟄”。自然可不會去避什么諱,該響雷就響雷,該喚醒就喚醒。

果然,蟄伏的蟲子聽到雷聲,受驚而蘇醒過來,結束了冬眠。比如,我確信自己在劉莊的女生塘里,重逢過那只大寒里遇見的青蛙。彼時,它蜷曲在半干半濕的凍土里,與堅冰僅隔著兩個硬幣的距離。那個弱小的生靈,沉夢被擾,但動彈不得。我大約是惻隱的,把一鍬泥土覆蓋在青蛙身上,它繼續安睡。當青蛙一旦穿越橫尸遍野的大寒,就不再僅僅是一只跨越了冰雪的夏蟲,而是經過了大寒煉獄留下的種子,它具有了史詩一般的壯美。蟄伏沉睡了一冬的青蛙聽見了一聲驚蟄的春雷,打了個哈欠,伸了下懶腰,活動了下四肢,感到酸困的筋骨舒適多了。此刻,它覺得喉嚨有點發癢,于是,清了清嗓子,試著發出了第一聲蛙鳴。雖然這聲音聽起來有點鈍滯,有點低沉,還有點生澀。別急,也不過就是兩三分鐘吧,“咯咯咯咯”多音節的鳴叫逐漸清晰起來。因為經過了一番嗓音調整,這次的鳴叫聽起來比先前第一句流利多了,緊湊多了,清亮多了。這兩聲短暫間隔的鳴叫,合在一起,開啟了蛙生新的循環。這只率先鳴叫的青蛙,喚醒了同伴,也喚醒了同類。比如蛇、賣油郎、蛐蛐兒、蟈蟈兒、蟋蟀們,想必也都會發出我無從破譯的獨鳴、獨奏或者獨語的秘密……在朝著春天一路行進的隊伍里,它們都是打探春天訊息的偵察員,是執行特殊任務的開路先鋒!

2012年驚蟄,我在學校文德樓前的凳子上坐著休息,親見過一條翠綠的小蛇,從身邊游過,因為剛醒來不久,它動作舒緩,甚至有幾分惹人憐愛的稚氣,全不像盛夏時節遇見的那樣可怖。一個星期以后,我在醫院生下了女兒蜜棗。我不知道,她和我見著的那只小蛇,有沒有什么聯系。

還有各種鳥鳴。驚蟄前,她們還比較克制,節氣一到,就興奮起來了。在山前路跑步,鳥鳴盈耳。

拿布谷來說,我稚拙的筆實在難以說清她的鳴叫。清朝陸以湉的筆記《冷廬雜識》,這樣描述布谷鳥的表達:江南一帶多聽成“家家看火”,又像“割麥插禾”,江北則曰“淮上好過”,山左人名之曰“短募把鋤”,常山道中又稱之曰“砂糖麥裹”。陸以湉引《本草·釋名》,那里面叫“阿公阿婆”“脫卻布袴”。又引陳造《布谷吟》序,謂“人以布谷催耕,其聲曰‘脫了潑袴’,淮農傳其言云‘郭嫂打婆’,浙人解云‘一百八個’者,以意測之”,云云。陸以湉還說他的家鄉桐鄉這樣聽布谷鳥:吾鄉蠶事方興,聞此鳥之聲,以為“扎山看火”,等到蠶事完畢,則以為“家家好過”。好一只喜興的布谷!

至于莊稼、春草們,或許早就等得不耐煩了,稍不留神,它們就從地下竄出來,搖曳在春風里了。鮮嫩翠綠的葉子,讓人干澀一冬的雙眼汪滿了綠。一排柳,纖柔的枝條萌生了鵝黃的芽苞。它們專注的神情,正在獨運匠心,準備用樹樹碧玉和條條絲絳寫一首驚艷春天的詩……

萬物蘇醒,天地有聲,熱鬧起來了!

小蜜棗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春到農家授粉忙
  • 文明讓生活更美好(公益廣告)
  • 宿州市高新區高科智能終端項目加緊建設
  • 植樹造綠正當時
  • 歡樂慶元宵
  • 猜燈謎慶元宵
南国彩票,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