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

江湖載酒行

來源:拂曉新聞網--皖北晨刊    時間:2019-03-12 11:08    作者:

夜深人靜,放下許輝老師的散文集《生活的船》,感慨良多。書中記錄了許先生生活、工作、情感各個方面,包羅萬象。印象中的他清癯的高個子,有淮北漢子的豪爽,以為一定善飲,可是,一篇篇文章讀下去,字里行間,竟沒有寫喝酒。許先生是大文人,竟然不好酒,這顛覆了我的三觀。

因為,我是喝酒的,所以,讀他的書,尤其是寫生活方面的書,希望文字間泉水一般汩汨流出的都是酒,激流洶涌時,流的是濃酒;清柔舒緩時,流的是淡酒。可惜不是。

古往今來,中國文人與酒都有不解之緣。酒是水制的詩,詩是心釀的酒。中國古代的文人墨客,對酒情有獨鐘,宴飲聚會、長亭送別、落魄江湖、壯志抒懷……似乎都離不開酒。“白樂天多樂詩,二千八百首,飲者八百首”,臺灣詩人洛夫說:“要是把唐詩拿去壓榨,至少會淌出半斤酒來。”

巾幗不讓須眉,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的李清照也好酒,她大部分詞中都充滿濃郁的酒香,有的淡飲,有的濃醉;有時乘興而作,有時引恨而為。“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酒給了文人快樂,給了文人靈感,給了文人寄托。文人付酒于生命,付酒于文化,付酒于情思。

許輝先生坐在一只《生活的船》上,游弋于人生的大河中,他背著一只包行走在人生旅途上,在所有如春的日子,在城市、田野、山林間,辛勤勞作,一如用紅紅的高粱做酒材,釀出一篇又一篇佳作,一部又一部佳著,那《泗水邊<中庸>》、《泗水邊<論語>》、《隨身攜帶的風景》、《每個日子都溫暖如春》、《渦河邊的老子》等,不都是上乘的佳釀嗎?他的人生,應該是最善飲的,飛觴仗劍行,笑傲江湖,酣暢淋漓,醉了明月清風。

邵武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春到農家授粉忙
  • 文明讓生活更美好(公益廣告)
  • 宿州市高新區高科智能終端項目加緊建設
  • 植樹造綠正當時
  • 歡樂慶元宵
  • 猜燈謎慶元宵
南国彩票,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