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

早春的花木

來源:拂曉新聞網--皖北晨刊    時間:2019-03-12 11:07    作者:

農歷的正月下旬,還在“八九”時光,一個星期天的午后,見屋外陽光和煦,暖意融融,一時就起了游興。一番景點巡查,迎著吹面不寒的楊柳風,與家人一道驅車就到了位于鄭州西郊的雕塑公園,想看看那里集中展示的雕塑到底有什么文化含量,再一個,也順便欣賞一番早春的郊外風景。

然而,算路不打算路來。到了公園才知道那天正好閉館,偌大一個雕塑公園,沒見一尊雕像,雕塑都鎖在室內的展廳里了。我們趴著門縫往里看,也沒能窺見半尊雕塑的尊容。

好在那天陽光正好,雕塑公園里依舊相當熱鬧。熱鬧主要體現在人多,而且是曬太陽的老人和帶小孩的婆媳、母女居多。隨行的孩子顯然不喜歡這只有人氣的熱鬧,就說:“這公園有啥看頭,花沒花,草沒草的。”

實際上,草倒是有草,大多都還枯黃著,枯黃中間或夾雜著幾簇、幾莖綠草,屬于冬天那些凍不蔫的且叫不上名的本土野草。花是真沒見到,因為還沒到“九盡杏花開”的日子呢。但環顧四周,只要你用心去看,隨處都能見到被園丁修剪得規規矩矩、有模有樣的樹木。那些柳樹們依水而立,枝條已泛出了綠意;松樹們身上盡管落著些隔年的灰塵,枝梢上也冒出了新翠;更有小竹林數處,在微風里綠葉婆娑著,都在泄露著一絲絲春光。

整個雕塑公園栽植的最多的還是花木。大致識別,就有紫荊、木槿、月季、海棠、櫻花、桃樹、梨樹、蘋果樹、玉蘭、泡桐、山茶、紫藤、刺槐等等,這些會開花的花木,此時在春風里全裸露著光禿禿的枝丫,枝干或褐白、或灰黑、或暗紫、或銅黃、或深綠,一派蕭索氣象。可是,走近細看,那枝丫上已分明有花蕾或芽苞的凸起了。

“看來,要不了多久,這些樹就會發芽開花了。”孩子又興奮地說。一旁的一位正在給樹木松土的園丁阿姨笑著說:“再過半個月來吧,那時,這里的好多樹都會開花的,可好看了!”

于是,我和家人就此約定,等到3月中下旬,再到此地觀賞那些千紅萬紫的花兒。

雖然未能達到最初的目的,但在返回的途中,我還是就剛才看到的景象想起了以前曾偶得的一句詩:“鮮花藏在枝椏里,怒放她的鑰匙,在春風手里。”而今細想想,春風吹開百花香只是表象,其實,那些在早春里表面上無動于衷地蕭索著的花木,它們無時無刻不在枝干內積蓄且蓬勃著生命力的,也無時無刻不在為花和葉的因子輸送著營養,只等著時令一到,就如各司其職的魔術大師一般,讓該發芽的枝頭冒出新葉,該開花的枝葉間鼓出花蕾,綻開鮮花。這些個安安靜靜地立在早春陽光下的花木,實在是半分鐘也沒有閑著,它們都是身懷六甲而又一點也不事張揚的準媽媽。它們心里有數,隨了春日的花信風,它們是要兌現各自對東君主的承諾,守信地在春天的舞臺上準時地展示自己孕育了一秋一冬的美艷。農諺“家中有糧,心中不慌。”這些早春時節的花木,可否也是“腹有花葉,從容安詳”呢?

由樹及人,我就想,做人是否也應該學學這些早春的花木呢?若是僅僅等到百花盛開時節才隨了鶯歌燕舞,驚嘆這姹紫嫣紅的春色美艷絕倫,甚或還感傷于春光難留,而不去思索這春花春樹何以如此美麗,終究是不能深悟生命的真諦的。

在驚嘆花木的美艷時,還是想一想你能否是一棵遲早會開滿鮮花的樹吧。小樹也好,老樹也罷,能開花就盡力地為開花默默蓄積洪荒之力和萌發花葉的因子。紅花綠葉兩相宜,老樹著花無丑枝。我們都該清楚,唯有那些耐得住寂寥而又從不放棄開花夢想的花木,才會成為春天的主角。

生而為人,當有花木的風范。

王來青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春到農家授粉忙
  • 文明讓生活更美好(公益廣告)
  • 宿州市高新區高科智能終端項目加緊建設
  • 植樹造綠正當時
  • 歡樂慶元宵
  • 猜燈謎慶元宵
南国彩票,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