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

挑野菜,拔茅針

來源:拂曉新聞網--皖北晨刊    時間:2019-03-05 11:31    作者:

俚諺曰:“打了春,赤腳跑;挑野菜,拔茅針。”

春回大地,冰雪消融,土地,酥酥然,變得松軟下來;于是,萬物生。最先生長出地面的,自然是野草、野菜。萬物生時,鄉村小兒女,就手提竹筐,漫山遍野地“挑”野菜。“赤腳跑”,是寫實;春天,土地松軟如酥,赤腳跑在土地上,腳底下,暖暖的、癢癢的,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那種“舒服”,有著土地生發的一份溫暖;泥土軟軟,腳步沉沉,一步一個腳印;回頭看看,一溜溜的腳印,像是在春天里留下的一行行淺淺的記憶。

這份“記憶”是鄉村小兒女,對春天的“肌膚之親”;是鄉村小兒女,對春天所表達出的一份最淳樸的歡喜。

野菜,很多,但并不是每一種野菜都可以挖進菜筐中。野菜,有的可食,有的則不可食;野菜,有大有小,有肥有瘦。所以,挖野菜,并非是見菜就挖,一定要“挑”——挑選著挖,“挑野菜”,也是寫實。三五,或者七八孩童兒,在一塊土地上,散布著;每個人,都是左手提一只竹筐,右手持一把鐵鏟,尋尋覓覓;發現了可“挑”的野菜,即彎腰、落鏟,輕輕一“挖”或者一“剜”,然后,順手一“抖”——抖掉野菜根部的泥土,一棵野菜就被拾進了菜筐中。

那動作,干脆、利落,那情態,自然、灑脫;一彎一鏟間,眾多的散布土地的孩童,就成了春天里的一個個活動的“標點”——為春天,添加上一個個靈動的字符。

野菜生長的時候,茅草,也發芽了。

這種茅草,應該是絲茅,也叫白茅,就是《詩經·野有死麇》中所寫到的白茅:“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白茅,是一種野生草,葉細長而尖;其根很長,白色,有韌性,可以捆柴草。古人,對白茅看得很重,可“墊熟食以祭祀”,以之入禮。《詩經·野有死麇》,以白茅捆扎死麇,正是表現著男子對待愛情的矜持和莊重。

白茅的生長,與普通野菜的生長不一樣。野菜的生長,通常是零零散散的,很少有連片生長的;而白茅,則恰恰相反,白茅喜歡連片生長,故爾,春來芽發,其景象,是頗為壯觀的,亦是蔥郁喜人的。

白茅初生,葉片嫩嫩的、細細的、柔柔的、綠綠的;風一吹,大片的白茅,柔軟如梳,順風倒伏,水波一般,浮漾動人。而茅針,就夾在三兩片的茅葉之間。茅針,鼓鼓的,大多呈淺綠色,伸出茅芯的部分,也許會變成一種淡紅色——因了陽光的照射。

同樣,并非是所有的白茅都有茅針,新生的白茅不會有茅針,有茅針的,必得是宿生的白茅,所以,拔茅針,也需要“挑”。

茅針露出茅芯,自然,一看就知;若然,茅針還沒有露出茅芯,可用手輕輕地“捻”一下白茅貼近地面的部分,如果,有一種鼓鼓的飽滿感,就一定是內含茅針了。茅針,需要“拔”,手指捏住茅針的尖處,輕輕一“拔”,一根茅針就出來了。

茅針被“拔”出時,通常會發出“吱”的一聲音響,因之,吾鄉人又稱茅針為“古蒂”或“骨笛”,亦或“鼓笛”——賦音以字,像吹出的笛音。

至于茅針被叫做“茅荑”,則是古已有之。《毛傳》記曰:“荑,茅之初生也。”東漢·應劭《風俗通義》亦曰:“荑者,茅始熟中穰也,既白且滑。”《詩經·碩人》:“手如柔荑,膚如凝脂。”中的“荑”,亦是此意。“茅荑”——很古典,很古典。

拔茅針,何以要拔?因為茅針可食,清·吳其濬《植物名實圖考》:“其茅曰茅針,白嫩可噉,小兒嗜之,河南謂之茅荑。”由此可見,食茅針,亦是古已有之,而且多是“小兒”之事。

味道如何?也只是一種軟軟的、甜甜的感覺。

不過,也很好——正是春天的味道,亦是鄉野的味道,更是一種兒時記憶的味道。

路來森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宿州市高新區高科智能終端項目加緊建設
  • 植樹造綠正當時
  • 歡樂慶元宵
  • 猜燈謎慶元宵
  • 新春求職忙
  • 爭當小小志愿者 文明創建我行動
南国彩票,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