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

驚鴻一瞥白石嶺

來源:拂曉新聞網--皖北晨刊    時間:2019-03-05 11:30    作者:

白石嶺,石臺行最有感覺的地方,完全契合古詩詞里的意境,及我對理想生活的向往。

村路狹窄,大巴進不去,領隊曉林姐請我們住宿酒店的老板娘找了幾輛小車,六七人擠挨著坐在小板凳上,晃晃蕩蕩地開進了山。

山腰處極小的一塊地,算是停車場。下車即見一古祠,斷壁殘垣,問山民,原是孝文廟,可惜早已廢棄。前方十幾米步的古山寨遺址,也幾無遺存。轉過一段彎路,見古木森然,郁郁蒼蒼,有插天之勢。心頓時沉寂下來。人撒在白石嶺里,如大自然中的幾粒草芥,與樹木茅草山風為伍,與天很近,離人很遠。

荒草遮徑。星散坐落于深林里的民居,一律粉墻黛瓦,被爬墻虎侵占了幾乎所有的立面。墻體經風雨剝蝕,露出里面的青磚,巨大的紅色標語“農業學大寨”占據墻面中央,傳遞出歲月蒼茫的氣息。

青石小徑與三三兩兩的民居間,野花粲然怒放。東一片西一片的梯田,見縫插針地被開墾出來,村民們在不大的田地里,種上大豆、高粱、紅薯、冬瓜等糧蔬,自給自足。山坡上、墻角下,巨大的冬瓜驚著了我們,想不到不起眼的藤蔓竟有如此大力量,承受住足有幾十斤重的重量。山溝里,一條顫悠悠的小竹橋橫于水面——其實小河已干涸,只余少許淺池,昭告著這里曾經是水的家鄉。有一樹紅葉灼灼似火,自河床邊披枝散葉洋洋灑灑,眼睛瞬間被點亮。

山林落寞,幽靜得只聞鳥語。三四個老者蹲在路邊破屋前,表情木然沉默。走近,與他們聊天,說是村里只留老人,年輕人都外出工作了。告別時,老奶奶笑著揮手,歡迎我們再來。轉彎上坡,一只絨球般臟兮兮小土狗跟上來,走走停停,好像在為我們帶路。心頭一喜,荒蕪中的一縷生機,仿佛剛才因荒涼而沉下來的心,又鮮活跳動起來。

轉過一處水磨房,下山途中,一破敗的二層木屋驀然進入眼簾,原來,同行的老大姐說他們下放時住的“亭子間”是這樣的,并非我想象的上海閣樓的模樣!木頭搭建的二層樓,墻面用白灰粉過,外面架上木樓梯,可達二樓陽臺——如果那窄窄的木板也算陽臺的話。老屋雖破敗不堪,仍勉力矗立在山野。

走進去,黑暗的屋子只有一星光亮,閣樓地板已大面積損壞,如開天窗,從樓下即可看到二層閣樓的天花板。墻上掛了許多文字和圖片的展板,黑暗中看不清字樣,有人用手機電筒照亮,我迅速地讀著上面的字——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撲面而來——手抄的各種標語,半個世紀前風行全國的宣傳畫,讓人一陣恍惚:歷史停在這里,不知今夕何夕。

離此不遠,一處被藤蔓、古樹掩映的老屋頗有古意,號“日新書屋”。一舒姓鄉賢晚年隱居于此,在沉淀著歲月之痕的舊木屋里,讀古書,寫自己的字,吟詠山水間,終老余生。徽州古風猶存,俊逸內斂、儒雅不失瀟灑的文人雅士,在我的師友中亦有不少,他們低調而堅韌,更具家國情懷,“徽駱駝”之稱,名副其實。

白石嶺的原生態令人迷醉,這里是池州攝影寫生基地。山水之美、人文風貌、歷史滄桑,自然風光與人文歷史高度融合,白石嶺有著自己獨特的氣息。我迷戀它的荒蕪與靜寂,和諧與不爭。沉浸于古村的靜默中,人更易覺察自我,體悟到人生的真諦吧?

據介紹,白石嶺初建于明洪武四年,距今已有600多年歷史,村中尚存46處古民宅,并舒氏宗祠遺址、古墓、古道、古橋等。此行來去匆匆,未及訪問,留下些許遺憾。思忖著:這里更適于住下來,發發呆,與自己對話,與歷史對談。

待春暖花開,這里古泉潺潺、濃蔭滴翠,層層梯田一片金黃……單單這么想象著,先自醉了。

金萍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宿州市高新區高科智能終端項目加緊建設
  • 植樹造綠正當時
  • 歡樂慶元宵
  • 猜燈謎慶元宵
  • 新春求職忙
  • 爭當小小志愿者 文明創建我行動
南国彩票,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