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新聞網 > 百姓博事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

歲月綿綿老家當

來源:拂曉新聞網--皖北晨刊    時間:2019-03-14 11:03    作者:

有天深夜里的一個電話,把我吵醒了。

電話是我爸打來的,他語氣有些急促而激動:“你又把我廚房里的泡菜壇子丟哪兒去了啊,還有老鹽罐……”原來是我爸在追問他老房子里一些東西的下落。這是那次我趁爸媽在外面親戚家住了一段時間,決定對他們的老房子簡單裝修一下,果斷對他們堆碼在屋子里的“廢舊物質”進行了處理。

我媽后來說,那天晚上,爸回家后到處找這些東西,發覺是我扔了,難過得一直嘴里念念有詞,晚上也睡不著覺,就氣呼呼地給我打來電話質問。“你總不該把你奶奶留下的泡菜壇子給扔了啊,那是你爸心里的一點安慰。”我媽這樣說,都帶著哭腔了。想起有一次,我趁爸媽不在家,把他和我媽1966年結婚時的一口樟木箱子無意之中扔掉了,爸發現后,難受得腿直顫,指著我罵道:“他們還說你是個孝子,你到底孝我們啥啊……”

常常就為了把爸媽屋子里這些礙眼的東西扔掉,苦口婆心勸爸媽換上新衣服新家具新家電,我和爸媽還發生了不少沖突。有一次,我把爸補了又補的一件棉布大衣給扔了,給他買來了上千元的新大衣,氣得爸從沙發上一下跳了起來,指著我的鼻子問道:“你知不知道1962年發生的事!”爸說的是他20多歲時遇到災荒年的事兒。我爸是在苦水里泡大的孩子,有時我又覺得很感同身受地理解了他。

想起當年我求學時,爸確實是準備砸鍋賣鐵了,讓我明白,他骨子里是在為我的前途著想。

記得有一年為了籌集到我的學費,爸用毛筆在草紙上一筆一筆記下了我們全家的家當:磚瓦房四間、豬牛圈兩間、生豬三頭、水牛一頭、床鋪三張、盆盆缽缽……全部家當加起來,反反復復算,也不上萬元。“房子賣了,咋辦?”媽皺著眉問。爸指了指山梁下,松樹叢中有一個天然的大巖洞。媽擺擺頭,爸訓斥我媽說,我住得下去,你就不可以住?

后來,爸牽著那頭眼淚汪汪的大水牛,去集市上賣了幾百塊錢,算是湊齊了我的學費。我在學校夢見那頭水牛流著淚,一下跪在我面前竟然開口說話:“我算是盡力了,這下得看你的了!”那頭牛,眨眼間又變成了我爸的臉。

而今,家里生活條件好多了。爸有天算起了自家的家當,有好幾十萬呢,還有他纏著褲腰省吃儉用攢下的存款,這是一個非常神秘的數字,連我媽也不知道。爸還對我說,你急啥呀,慌啥呀,那么沒日沒夜地寫啥呀,錢我都給你和孫子攢著,你有急用缺錢,我把房子也可以替你賣了。爸有天喝了一點酒,跟我掰著手指頭再次算起了他的家當,他為自己扎扎實實的家當而歡喜,感到日子有盼頭。一個茶杯、一口已如出土文物的老水缸、一個沒上漆的老衣柜、一本老影簿、一雙丟了又下樓撿回來的舊皮鞋……這些,都被爸算作是他的家當。這些家當,讓爸感覺家是結結實實地存在著。

但讓我氣惱的是,爸甚至把別人扔在外面的酒瓶子、廢玻璃也撿了回來,完全成了一個收破爛的老頭兒,我覺得也丟了我的面子。我有時一狠心,把他從外面撿的那些瓶瓶罐罐都抱出去稀里嘩啦扔掉了。每扔一次,爸就難受一次,媽就嘆氣一回,對這件事,我媽是站在我爸一邊的。

前不久的一個雨夜里,我同老盧在一起默默坐了好久后,他開口說,他爸媽又從住了不到一年時間的花園洋房里搬回了老房子居住。我見過那裝修氣派的房子,那是老盧獻給父親78歲的一份生日禮物。我問,這是為啥呢?老盧吐了一口煙圈說道,我爸媽還是舍不得他們老房子里那些老家當唄。

在兩個中年男人沉默的雨夜里,我突然也更深地懂得了我爸媽為什么要守護著那些壇壇罐罐針頭線腦的家當。那是綿綿歲月里匯聚起來的溫暖,其間有著爸媽對生活的節儉,有著對過去歲月里的念想,有著對兒女們最深沉的愛。

李曉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植樹造林添新綠
  • 春到農家授粉忙
  • 宿州市高新區高科智能終端項目加緊建設
  • 植樹造綠正當時
  • 歡樂慶元宵
  • 猜燈謎慶元宵
南国彩票,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