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曉新聞網 > 百姓博事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拂曉報 皖北晨刊

故紙

來源:拂曉新聞網--皖北晨刊    時間:2019-02-28 11:09    作者:

前不久,我去一家檔案館,看到了幾張民國時期的老報紙。掀開報紙,粉塵嗆鼻,故紙味撲面而來。紙張已泛黃,變得薄脆,但印刷的字體尚清晰。在那些民國時代上海出版的報刊上,我看到了宏大敘事,比如救國的硝煙,熱血青年上街抗議的聲浪。也有市井老墻下,雞飛狗跳油煙滾滾熱氣騰騰的生活,在文字里被描述得活靈活現:某條馬路上昨天出現劫匪,雞瘟來襲,鄉下王老五用土槍打死一頭傷人的野豬,一對鴿子為亡人守靈……還有名目繁多的廣告:置業聲明、布匹、咖啡廳、麻風藥丸、航空機票、齒科、電影預告。在一本上世紀三十年代出版的雜志上,還有一對新人醒目的婚慶廣告,新郎姓馬,新娘姓朱,豎排的繁體字,千里姻緣,天作之合,施先生、許先生、黃先生、姚先生同賀,想來是這四位好友出的廣告費。在發黃的老報紙上,我甚至嗅到了當年上海灘上喜宴的氣息。

這些老報紙,還讓我耳旁隱約傳來當年那些奔跑在大街上的報童們稚嫩而懇求的聲音:“先生,本埠特大新聞,買一份吧,買一份吧!”那些長衣長衫或西裝革履紳士派頭十足的先生,回過頭來,施舍一般拋下鈔票,買下一份報紙,坐著黃包車揚長而去。小時候,我在縣城電影院看一部老電影,一個叫做三毛的流浪孩子,在街頭叫賣報紙。一個穿旗袍的女子,愛憐地摸著三毛光溜溜的頭,那個慈眉善目的女子,買下了三毛手頭全部的報紙,還多給了他幾張鈔票。三毛仰著頭望天,呆呆地不說話,不知道是感動來得太突然,還是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在流浪求一口飯吃的途中,有那么多的人世炎涼,讓這個幼童獨自扛著。

我在城里的忘年交鄭先生,是一個收藏舊書舊報的人。鄭先生在城里先后搬了幾次家,每一次,屋里收藏的書報,都成為他首先要搬運的寶貝。我去他宅上拜訪,滿滿一屋舊書老報,感覺一股股濃烈的舊時光味道撲鼻而來。

一張安臥在鄭先生老宅里的老報紙上,我看到了一張老照片,一個穿西裝的男子,目光深沉,正在海船上看一張報紙。那就是鄭先生的爺爺,在滾滾潮聲中從新加坡回國了,因為他看到發行到新加坡的華文報紙上,有救國的呼聲響入云霄。

我陪同一位老者去城郊外一處廢棄的院子,那是上世紀四十年代一家著名報紙的報館,一些當年如雷貫耳的人,就在那里進進出出。那時,報社還被稱為報館。可惜,除了幾面斑駁的土墻,啥也沒有了。留下的,只有我對當年老報紙的一點想象:燈火搖曳,報人們徹夜不眠,如接生婆守候初生嬰兒的到來,當他們凝視著一沓沓散發著油墨香氣的報紙,晨曦擦亮了天幕,他們疲憊的面容,也被瞬間照亮。當年報紙,成為一份留存歷史的草稿,在那些故紙里,也有著一些人沉重的呼吸聲穿越迢迢時光而來,均勻地響起在懷舊者的耳畔。

故紙,從歲月的封面上緩緩褪下,卻在看不見的封底,成為永遠的懷念。

李小米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宿州市高新區高科智能終端項目加緊建設
  • 植樹造綠正當時
  • 歡樂慶元宵
  • 猜燈謎慶元宵
  • 新春求職忙
  • 爭當小小志愿者 文明創建我行動
南国彩票,彩票开奖查询